早期项目丨自上而下整合番茄全产业链「红禾谷」想做出番茄好味道

早期项目丨自上而下整合番茄全产业链「红禾谷」想做出番茄好味道

中、西餐对于美食的迥异表述,并不影响番茄的共同穿透力。无论是火锅底料、意面还是三明治,番茄都是重要的点缀。家庭餐桌情况类似,番茄酱、番茄沙司等番茄调味制品,有着广泛应用基础。

根据粮农组织数据统计,2000年到2019年间,全球蔬菜产量保持快速增长,由期初的4.46亿吨上升至11.28亿吨,其中番茄份额居首且相对稳定。

在全球番茄制品市场,中国主要扮演着“种植大国”和“出口大国”两类角色,但国际市场议价权主要由长期食用番茄的欧美国家和地区掌握。据不完全统计,欧洲、美国人均番茄制品消费量分别23kg、34kg,相较之下,中国这一数字仅为0.6kg。

近些年,随着世界各地发展当地番茄种植加工产业,中国番茄出口价格有一定波动,而在国内市场,叠加近些年消费升级需求和渠道变革,番茄产业转型升级在进行当中。

36氪近期所接触的红禾谷,便是这么一家在看到产业的变革机会后诞生的番茄全产业链运营平台,目前业务涵盖从番茄初、深加工,到B、C端番茄制品运营,产品包括番茄原料、酱料、汤料、饮料、预制菜等番茄制品形态。

之所以进入番茄产业,红禾谷集团副总裁叶健锋告诉36氪,一方面,番茄产业发展迅速,在基础调味品当中增速排名第二,每年属于有约18%-20%双位数增长;其二,过去番茄产业80%以上是出口贸易,但随着国内消费增长,目前国内贸易已经占到约四成。

从产业端来看,番茄上游竞争格局较为无序,整体是以初加工为主,下游情况类似,诸如番茄沙司品类,亨氏、味好美以及国内的凤球唛,整体市场份额并不高,未有垄断型品牌出现。

新疆是国内最主要番茄种植和加工基地,也是红禾谷的产业整合起点。在2019年红禾谷通过资产重组的形式,收购新疆两座原属于当地民营龙头企业的番茄初加工厂,并投入生产番茄酱、丁、干、粉等初加工产品。在这基础上,2021年红禾谷在天津自建深加工工厂新禾食品,以加强在定制化番茄制品的深加工能力。

叶健锋告诉36氪,降低生产成本是红禾谷在建设番茄上中游初、深加工环节时核心考虑的维度。在以资产收购形式运作同时,也吸纳了相应的管理团队,做整体的管理框架重新设计,提升生产管理效率。

据悉,红禾谷已经对天津工厂进行了整体设备改良和工艺改进。目前,天津深加工厂已经具备6万吨生产能力。据叶健锋透露,目前天津工厂生产成本较同行有5%-10%的压缩。

相对来说,上游初加工端成本不可控因素更高,由于核心成本番茄原料的生长周期性,初加工成本有明显的周期波动。对于红禾谷来说,主要通过规模采购提升议价能力。目前已与当地核心种植户建立长期战略关系,具备12万吨加工能力。此外,也在向更上游的番茄种业端延伸。

据叶健锋介绍,目前番茄品种以美国亨氏的进口品种最具代表性,国内种业公司近些年也持续推出相应的改良款品种。红禾谷也在尝试深化种植端的合作方式,跟种业公司以及种植户小范围试种的方式进行摸索。

在红禾谷之前,中国番茄制品主要有三类玩家,一类为传统番茄制品为主业的公司:包括中粮、冠农、凤求唛等;一类为综合调味品公司,类似海天味业、颐海国际、厨邦、李锦记等,以及调味品和预制菜新势力,如加点滋味、空刻意面。

跟其他品类类似,餐饮渠道是番茄消费的基本盘,但近些年由于疫情带来的居家生活习惯增加,复合调味品、预制菜等C端市场也有明显爆发,利和味道锅圈食汇珍味小梅园等新品牌纷纷获得融资。

红禾谷计划先从B端渠道切入,据悉,目前客户包括连锁餐饮、中央厨房、餐包公司等企业,产品也是以B端标准化业务为主,产品形态包括番茄原酱、番茄原丁、番茄汤料、番茄调味酱、火锅底料,规格从70g到220L不等。

叶健锋告诉36氪,番茄制品的各个形态比较多样化,生产工艺较为成熟,但行业的痛点是各个产品形态如何跟终端品牌进行紧密联动,“初加工生产的东西不一定是市场需要的,跟市场终端需求有所脱钩。”据悉,目前红禾谷计划在成都建立研发和仓储物流中心。

在B端业务基础上,红禾谷计划在今年尝试落地C端产品,全年计划推出8个自有品牌单品,其中C端子品牌“番念”的首款产品火锅底料已经在小红书渠道上市,本月计划继续铺设京东、天猫、有赞等渠道。但叶健锋同时强调,目前红禾谷业务重心仍是番茄初、深加工环节,聚焦于生产效率提升和产品工艺完善。

Leave a Reply